QQ:88009152

QQ:88009152

  • 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新闻 >

    “印太战略”中韩国军队扮演什么角色

      周边军情
      “印太战略”中韩国军队扮演什么角色

      7月2日上午,傲世皇朝会员注册,韩美联合司令部在京畿道平泽的汉弗莱军营举行仪式,新任韩美联合司令部司令兼驻韩美军司令保罗·拉卡梅拉正式就任。就像美军欧洲司令部司令兼任北约盟军最高司令一样,驻韩美军司令兼任韩美联合司令部司令,意味着美军司令拥有对地区联盟军队的最高指挥权。这样的安排由来已久、意味深长。

      驻韩美军现有约2.85万人,主要包括陆军第2步兵师、海军第七舰队一个支队、空军第7航空队下辖两个战斗机联队及海军陆战队、特种作战部队及各指挥部。保罗·拉卡梅拉作为韩美联合司令部司令兼驻韩美军司令,不仅被赋予驻韩所有美军的指挥权,而且被赋予韩美联军部队指挥权。在韩美联合司令部,美军指挥官任司令,韩军指挥官任副司令。也就是说,韩国军队的指挥权掌握在担任韩美联合司令的美军指挥官手中。

      这一权利分配格局始于朝鲜战争时期。1953年7月27日,朝鲜战争参战各方在板门店签署《朝鲜停战协定》。同时,美国和韩国结成军事同盟,时任韩国总统李承晚将韩国军队指挥权交给“联合国军司令部”。  

      冷战结束,国际局势发生重大改变,东亚局势亦随之变化。韩国国民反对美国驻军的声浪日渐高涨,韩国经与美国协商,于1994年达成协议,韩国从美军手中收回平时作战指挥权。但当时的朝鲜半岛南北严重对峙,韩国无力也不愿完全承担战争风险和责任,美国和韩国商定,在战争危机出现时和战时,仍由美国和韩国联盟司令部行使作战指挥权,而韩美联合司令部司令由驻韩美军司令担任。

      此后,就韩国军队的战时指挥权归属问题,从卢武铉、李明博、朴槿惠到文在寅,历届韩国政府都与美国进行了交涉和谈判,但韩国军队“战时指挥权”移交期限总是一推再推。

      2017年5月10日,文在寅宣誓就任韩国第十九届总统,明确提出要尽快收回韩国军队战时指挥权。2020年9月,文在寅主持军官晋衔仪式时表示:“加快韩美作战指挥权移交是重大课题。”新任国防部长徐旭、联合参谋本部议长元仁哲承诺,将尽职尽责提高韩军战斗力,为作战指挥权移交作好准备。

      按照美韩相关谈判结果,美韩联合司令部以后将变身为“未来联合司令部”,由韩国四星上将担任司令,驻韩美军司令担任副司令。但是,完成权力移交前须完成三个阶段的评估,即对未来联合司令部基本运用能力、完全运用能力、完全遂行任务能力的评估。

      2019年基本运用能力评估已通过。完全运用能力评估原计划在2020年8月开始,至当年10月底完成。但在2020年第二阶段评估期间,美军以新冠肺炎疫情下难以调遣兵力、年度联合演习规模缩水等为由,对评估工作持消极态度,导致第二阶段评估没能按计划完成。至此,文在寅政府在2022年卸任前拿回战时作战指挥权的预期已经基本无望实现。

      不管从韩国总统卢武铉开始的驻韩美军向韩国军队移交作战指挥权是否有作秀成分,但目前美国对指挥权移交的态度已是明显的“消极不合作”。究其原因是随着美国推出“印太战略”,韩国的地缘价值和韩国军队的作战指挥权,在美国眼里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

      虽然“印太战略”的四国机制不包括韩国,但并不意味着韩国在这一战略中的地位不重要。从历史渊源上说,韩国与美国的军事联盟关系源自二战和朝鲜战争。迄今,朝鲜半岛从军事上尚处于停战状态,当年战争的主要当事方尚未签署和平协定,因此从法理上说,战争并未真正结束。从当前的状况来看,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可侦察监视我东北、华北地区,驻韩美军基地也是最快抵达我黄渤海、东海和东南沿海地区的出发阵地。

      朝鲜战争以来,韩美军事同盟一直是韩国安全最重要的屏障。韩国不仅需要美国的“核保护伞”,而且高度依赖美国提供的高科技军事装备与情报。少了美国提供的“全球鹰”、E-8C侦察机、F-35B战斗机等高科技装备,韩国的国防体系将会千疮百孔。

      5月21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与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举行会谈后,在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中首次提及所谓“维护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这一明显触碰中国底线的行为,不仅是拜登施压的结果,也是韩国铁心维护韩美同盟的表现。对此,美国投桃报李,不仅废除了此前对韩国发展射程超过180公里、弹头重量超过500公斤导弹的限制,而且允许韩国发展潜射导弹。7月初韩国发射潜射导弹成功,意味着韩国成为全球第八个拥有潜射弹道导弹技术的国家。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