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88009152

QQ:88009152

  • 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新闻 >

    戍守5592:全军海拔最高驻兵点 名副其实的“极限

    5592观察哨官兵面向党旗庄严宣誓。

      

      7月27日,西藏某边境5592观察哨内,四级军士长彭绍伟正紧紧盯着目标地域。此时,内地早已是盛夏,但5592观察哨周边却依旧是“千里冰封”。

      这个以海拔命名的观察哨是全军海拔最高的驻兵点,这里的紫外线强度是平原地区的5倍,年均气温零下20摄氏度,一年四季大风不断,是名副其实的“极限禁区”,西藏军区某边防团“高原戍边模范营”岗巴边防营的官兵们驻守在这里。

      “连长,对面有情况!”彭绍伟对着电台低吼道,干燥的天气让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密切观察,注意记录!”电台里传来连长王旭的声音,“上报完这组数据你马上换班。”王旭又加了一句。

      彭绍伟已经连续观察了将近4个小时,因为班里新战士生病,他主动要求多轮一班岗,如果不是连长要求,他还想继续观察下去。

      使劲搓了搓有些僵硬的手,又赶紧把搓热的手捂在布满血丝的眼睛上“热敷”,这是彭绍伟独创的放松办法。“这样多搞几遍,手也热乎了,眼睛也舒服了。”他介绍说,由于海拔高、气温低,他们常年都穿着冬装。

      最初的5592不过是地图上的一个高程点,很少有人到过这里。“根本没有路,周围全是大石头,只能硬着头皮往里开,走不了了就下车徒步前进。”驾驶员范世鲜对第一次上5592印象深刻。

      开始常态观察任务后,为了保证天亮前登上5592,战士们每天凌晨4点出发,直至深夜才返回。每次出车,范世鲜只能靠着微弱的月光寻找能走的“路”,若是遇上起雾,就只能“凭着感觉走”。

      “我们执行观察任务的战士能轮换,但范世鲜不行。”由于路途艰险、任务紧急,像范世鲜这样熟悉情况、技术过硬的驾驶员,在连队还是“独苗”,战友们谈起与他同行的那段日子,对他既敬佩又心疼。

      每一步都如履薄冰,每一个操作都小心翼翼,范世鲜载着战友们无数次迎着晨曦出征、伴着星辰凯旋,生生在“绝地”踏出一条“天路”。

      “这个哨位是我们的战士一锹一镐建起来的。”连长王旭提起和他同甘共苦的战友、兄弟,语气中总是充满了自豪,“上面全是冻土,有时一镐下去只是一道白印子。5592观察哨建设初期正逢隆冬,风大雪急,建设工作非常艰辛。”

      “记得有一次大雪天施工,大衣上的雪积了一层又一层,回去休息的时候才发现,那些雪早已冻成了一层‘冰铠甲’。”不知流了多少血汗,断了多少锹镐,官兵们凭着不屈意志和坚定信念,终于把5592观察哨建成了扎在前线的坚固堡垒。

      “这里环境是恶劣了点,但却是极佳的观察点。”连长王旭说,“5592观察哨战术价值很高,我们驻守在这里,就是极限禁区的‘千里眼’,捍卫主权的‘守护神’,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向英雄,敬礼!”

      观察哨内,新时代卫国戍边英雄群体的画像被庄严悬挂在最显眼的位置,每天上哨前,官兵们都会对着画像敬一个最标准的军礼,既是深切悼念,也是发自内心的敬重。

      “他们是最好的榜样。”下士冯诚说,“在守卫领土主权的光荣事业上,他们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直至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给我们打了样。”

      在5592观察哨,榜样的力量始终激励着官兵在极地无言坚守、在前线奋勇战斗。

      夕阳余晖落下,观察哨官兵又一次凯旋,带队的上士田海师身上沾满了泥巴。在巡逻路上,分队突遭短时暴雨,巡逻车不慎陷入泥坑动弹不得,田海师第一个下车检查情况,搬来石块垫在轮胎下,指挥车辆顺利脱困,全然不顾被轮胎卷起的泥浆溅在衣服上、脸上。“衣服上沾点泥土再正常不过,再干净的衣服也很难坚持一个上午。”田海师说。

      “班长什么事都顶在前面,生活上是我们的老大哥,训练上是我们的严师,任务中是我们的标杆。”提起班长田海师,下士田海生佩服不已。

      田海师、田海生是连里有名的“师生”组合,虽然不是亲兄弟,但两人感情胜似兄弟。2018年,还是新兵的田海生下连后分到了田海师所带的班里,“老田,可得好好带你的‘亲兄弟’啊!”因两人名字相似,战友们纷纷开起了玩笑。

      28岁的田海师对这个18岁的新兵格外关照,也格外严厉。“刚开始我总觉得班长是在针对我,训练上我总要比别人多一点,偶尔偷个懒就会被‘逮’到,加练不说,还要当着全班的面挨批。”成长的过程是艰辛的,田海生后来才知道,这并不是所谓的“针对”,而是班长对他寄予的深切希冀。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